多 算 者 勝

蒙華鐵路項目一工區(五公司)提質增效紀實

編輯發布:網站新聞編輯部 ??時間: 2019-07-15?【字體:

  “多算勝,少算不勝,而況于無算乎!吾以此觀之,勝負見矣。” 

  《孫子兵法》中這段經典論述,不僅讓集團五公司蒙華鐵路一工區負責人文玉斌找到了取勝之鑰,取得了令人滿意的經濟效益,而且獲得了令人稱道的社會效益。在蒙華公司組織的信用評價中,他們榮獲全線第一名,技術質量等級評定也被業主審定為最高的AAA級。

先算后干

  在一工區施工管段,有一座80米長的跨引水渠橋梁,原設計為連續鋼構橋。進場后,一工區并沒有照本宣科地去施工,而是先算后干,對原設計方案進行了細致的測算。

  經勘驗,這座連續梁鋼構橋僅材料費就預計虧損18萬元左右,關鍵是這座連續鋼構橋屬于過度設計,如果照此施工,不僅會給業主造成投資浪費,也會導致項目虧損。

  根據蒙華公司有關規定,技術質量達到AAA級的施工單位,具有一定的變更自主權。一工區當即決定將連續剛構橋變更為框架橋,此舉不僅避免了虧損之殤,還實現了盈利目標,工程質量得到了各方認可。

  本著“先算后干”的原則,一工區對每一個單項工程,每一道施工工序,都要經過吃透圖紙、分析論證、細致測算“三道關”后,才進入施工階段。雖然耗費精力,但卻規避了某些項目的過度投資,節省了上千萬元的工程成本。

邊干邊算

  事先測算,先算后干,雖然可以規避一些設計缺陷,減少一些不必要的損失,但事物是變動著的事物,事先測算也不可能一勞永逸,需要邊干邊算。

  由蒙華一工區承建的襄州車站,既要開挖出大量的棄土,也需要290萬方的回填土。但此地的棄土為膨脹性土質,不能用作回填土。

  起初,一工區采用砂礫土來換填,但這種砂礫土需要到10多公里外的地方取土,經核算,購土費用加上運輸費,施工成本難以承受。

  工區要求大家集思廣益,并利用大數據分析,尋找最佳方案。工區試驗室經反復試驗,采用一定比例的水泥拌和棄土作為回填土,取得預期效果。

  不久,施工中出現了水泥供應滯后,滿足不了工期需要的問題,而且成本仍然偏高。工區嘗試用一定比例的石灰與棄土進行場拌后再回填。經核算,此舉不僅解決了水泥供應滯后的問題,節約成本上千萬元,而且獲得國家實用新型專利。

既要算經濟效益也要算社會效益

  有些行為對企業來講可能受損,但對社會可能受益。在這種情況下,一工區毫不猶豫地堅持以大局為重、以社會效益為重、以社會維穩為重的原則。

  蒙華鐵路的修建,如同一道屏障將襄州車站附近的尹張村與農田隔離開來,老百姓到農田作業需要繞路至很遠的穿越鐵路的國道。此問題如果得不到解決,必然會給群眾“添堵”,甚至積怨。一工區想群眾所想,主動向業主申請在尹張村通往農田的地方,增建一座通道涵,解決了群眾的出行難題。不僅如此,他們還為村民修建了一條繞村公路,連通國道和二(連浩特)廣(州)高速公路匝道,以便于老百姓出行。

  在黃集村遇到了同樣的問題。原既有線焦枝鐵路的開通將黃集村一分為二,村民通行只有一座通道涵,過往車輛經常堵車。而蒙華鐵路的修建,又將黃集村一分為三,還是只設計了一座通道涵,村民怨聲載“道”也就不足為怪。一工區果斷地提出將通道涵改為五跨大橋,使黃集村豁然開朗,不再遭受封閉堵車之苦。

  一工區算大賬、算政治賬,為老百姓修路、造田、筑渠、植樹……雖然花費了一定的人力物力,但卻收獲良好的社會效益。征地拆遷一路“綠燈”,現場施工順風順水,一騎絕塵。

既要為企業謀算也要為對方打算

  襄州車站全長近9公里,寬365米,是全線最大的萬噸級煤炭調運車站,將產生500多萬土方量,原設置的棄土場距離施工現場20公里,僅運輸費就以千萬計,成本驚人,能不能就近消化這些棄土呢?

  就在襄州車站附近有一片溝壑叢生、塘堰交錯、坑坑洼洼的荒野地。此前,項目部也曾與當地村鎮政府商議,將此地作為棄土場,但由于各方意見不一,始終沒有達成協議。文玉斌經多次實地勘驗,提出了一個兩全其美方案:將縱橫交錯的溝壑塘堰,進行整體規劃,修建一條統一的排水渠和一座大型蓄水堰塘,將七零八落的小堰塘與溝壑水道“九九歸一”,可做灌溉和養殖之用。空出來的坑洼之地,用車站棄土填筑造田。“一舉兩得”之策,得到了村鎮兩級政府和群眾的大力支持。

  雖然修筑蓄水堰塘和排水渠,需要數百萬元的費用,但省去了施工便道修筑成本,棄土運輸距離由20公里縮短至數百米,節約成本兩千余萬元,重要的是為當地村民造田535余畝,成為利在當代、功在千秋的佳話美談。(文/彭海鷹 張婕 圖/周肖 審稿/侯利 文玉斌)


蒙華一工區承建的空間鋼構、正線


蒙華一工區襄州車站路基填筑


蒙華一工區棄土場

2014时时彩稳赚